历史的奥秘首页 > 历史人物 > 正文

明代宗朱祁钰怎样才能阻止夺门之变,保住皇位?

时间: 浏览量:
用手机看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内容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
明代宗景泰帝朱祁钰,如果他有先见之明,要怎么才能真正逆天改命,传皇位于自己子孙,杜绝明英宗朱祁镇的复辟隐患,赢得生前身后名呢?

首先,左顺门之变,当文官们一哄而上,以诛杀王振余党之名,打死了锦衣卫指挥使马顺,宦官毛贵、王长随等人后,不能如史实一般被吓得惊慌失措,从此给朝臣留下“怯懦胆小”的第一印象,

反之,要挺身而出,以朝堂法度怒斥其非,严惩带头斗殴的给事中王竑等人,让朝臣看到自己的胆量和担当。

其次,北京保卫战,不能躲在皇宫后方,一味仰仗于谦,而要亲下军营,亲临战阵,亲冒矢石,最好还能和后辈明武宗那样,亲自斩杀几个虏酋。

只有和军士们真正同食同宿,一起摸爬滚打,并肩作战,共历生死,才能获得真正的军心,培养真正的军中亲信,更凭借守住京师、力挽天倾的不世之功,

与朱祁镇的丧师辱国形成鲜明对比,扭转自己出身庶子的先天劣势,获得宗亲藩王、勋贵武将、朝臣百官中相当一部分人的支持。

第三,对已经损失惨重的勋贵集团,不能盲信文臣意见,一味打压,而应尽可能安抚与拉拢:

比如,让朱仪顺利承爵成国公,让张輗继承英国公,追论河间王张玉的功劳,给张軏另封一个伯爵,这样,两大勋贵之首就被顺利拉拢了。

比如,驳斥文臣们对麓川之战的诸多非议和弹劾,对靖远伯王骥,不但不能追究他此前党附王振之罪,反而要大加褒扬,加官晋爵。历史上,王骥年逾八十,还要冒险参加夺门之变,很大程度上是为其子孙谋爵禄。那么,朱祁钰又为何不能提前给他?

至于其他参与夺门之变诸人,石亨也是一员沙场勇将,徐有贞也是一个治水能臣,让他们永在外任,不入中枢,自能化害为利,他们纵有野心,又翻得起什么波浪么?

第四,朱祁镇回朝是群臣百官一致期望,根本拦不住的。

但是,朱祁钰历史上的消极应对,公开明显的极不情愿姿态,完全是损耗自己威信的无用之举;

让杨善这样满心功名的投机分子去迎接,事后碍于物议,不得不升他做左都御史,平白让朱祁镇多了一个朝堂大员做死党心腹,更是败笔中的败笔。

对此事,应该表面积极响应,派遣心腹锦衣卫和东厂宦官,比如历史上搞“金刀案”的范广,去迎接朱祁镇,然后,在回来路上不断威胁、暗示要除掉他,如小明王例。以朱祁镇的胆量,定然惶惶不可终日,——之后,就能威吓与哄骗朱祁镇,写下检讨自己信用王振、丧师辱国的《罪己诏》,答应举行正式禅让仪式了。

等朱祁镇一到京,就立刻举行禅让大典,照抄汉献帝刘协禅让皇位给曹丕,曹奂禅让皇位给司马炎的规章典仪,行“尧舜之事”。

从此,朱祁钰的皇位,就不再是孙太后所立,朱祁镇所传,而是朱祁镇直接禅让的。朱祁钰也就不再是朱祁镇的臣子了,反之,就如汉献帝要对曹丕俯首称臣一样,朱祁镇也要对朱祁钰俯首称臣,更不得再为太上皇帝。

这一点【正名位】至关重要!接着,就能名正言顺地,以朱祁镇自己写下的自承信用王振、丧师辱国的《罪己诏》为依据,贬其位号为沂王,将皇太子朱见深一并贬为沂王世子,令其出居外藩,严密监视,非有诏不得回京。

如果朱祁镇/朱见深就此安分了,朱祁钰也能在史书上留下仁厚的美名。通过否定其皇位合法性,反而让他这一系可以安享藩王富贵。

明代宗朱祁钰怎样才能阻止夺门之变,保住皇位?明代宗朱祁钰怎样才能阻止夺门之变,保住皇位?

如果再有野心家裹挟其起兵造反,朝廷大军讨伐平乱,旦夕可至,此后废为庶人,永禁凤阳高墙。如此才是堂堂阳谋与王道。

而对嫡母孙太后,表面继续礼敬保其尊荣,如果她真要不识时务,如此局面还要勾结朱祁镇,图谋复辟,再处置就容易多了。——皇家以孝治天下,皇帝明面上动不了嫡母,还动不了她的娘家兄弟子侄么?

当然,还可以学一下历史复辟后的朱祁镇,就因为孙太后反对他废掉朱见深储位的图谋,给被明宣宗废掉的元后胡善祥,加尊号“恭让皇后”,诏书称其为“母后”,而且还深信孙太后不是他生母,而是“阴夺宫人子”,他的宫女生母早死了……

朱祁钰同样也可以给胡皇后恢复尊号,改建陵墓,同时散布「宣德年间,孙贵妃盗宫女之子以为己子,欺瞒明宣宗,逼凌胡后,得立为皇后」的流言,到茶楼酒肆多排演几出《狸猫换太子》,尽可能削弱孙太后、朱祁镇的正统性。

——一如历史上,嘉靖帝朱厚熜作为外藩嗣位,为了削弱张太后和明武宗朱厚照的嫡出正统性,同样是大肆散布「明武宗为宫女所生」的流言。

第五:历史上的朱祁钰,在独子朱见济早夭后,就为了生儿子而广纳妃嫔,甚至从教坊司选犯官之女进后宫,结果是既搞坏了自己身体,又得了“以妓为妃”的恶名,成了朱祁镇一党着重抹黑他的一点。

其实,在完成上述五个步骤,将朱祁镇一脉彻底剥离皇位继承权后,朱祁钰对子嗣一事就无需太过心急了。

历史上的汪皇后,被废时才25岁,已经生育2个女儿,而且在那种绝望困境下,活到八十岁高寿,足见其身体康健,性情豁达。

反之,朱见济不止是早夭,其生母杭贵妃,二十多岁,年纪轻轻就去世了。

朱祁钰只要不太过心急,完全可以先让朱见深占着储位,等和汪皇后有了身体康健的嫡子,再行易储事,根本不迟。

第六,废除宫妃殉葬、释放建文帝和吴王后人,给建文帝与懿文太子朱标正名位,给被冤杀的众多开国功臣、建文忠臣平反等等,

其实都属于明朝皇帝举手可为、对威信损耗极小、反之能大收儒臣人心之事。

可惜,历史上只有夺门后的朱祁镇,为收揽人心做了前两件。

丢掉半壁江山后,南明弘光政权做了后几件。

朱祁钰既已凭北京保卫战之功,废了作为明宣宗嫡长子的朱祁镇父子,损耗了相当的威信,大可将以上诸事一并完成:

追复懿文太子朱标为兴宗康皇帝,建文帝朱允炆为惠宗让皇帝,连其皇后常氏、马氏、并上尊号和十三字谥号齐全。同时给洪武朝被冤杀的开国功臣冯胜、傅友德、廖永忠等诸公侯;靖难时被屈杀的建文忠臣长兴侯耿炳文、方孝孺、齐泰、黄子澄、景清、卓敬,一一平反昭雪、追加谥号。

参照历史上,朱祁镇仅有几桩给自己涂脂抹粉的善举,「上恭让后谥,释建庶人之系,罢宫妃殉葬」,就能被无良史官吹成了「盛德之事可法后世者矣」。

那么,朱祁钰完成上述这些事,足可以博一个"功冠尧舜”的评价了。

免责声明: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,转载或引用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部分源自互联网,无法核实真实出处,如涉及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,谢谢!

编辑:镜花水月
关键词: 朱祁钰